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神秘的东京电力【老兵】

发布时间:2019-07-19 16:59:46 阅读: 来源: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神秘的东京电力

政商界的亲密关系或许是日本政府不能深究东京电力的根源。  文|本刊记者 范珊珊  在核泄漏发生一个多月后,东京电力公司首次向外公开解决核危机的时间表:在未来6到9个月内,分两个阶段解决核危机。对于深受核辐射灾难影响的日本民众来说,这个时间表来的太迟,也太长了。  作为全球最大的民营核电商,在泄漏发生后的不当处理,让东电公司和其“老大”身份显得极不相称。这家成立于1883年的日本第一家电力公司,有着一段不光彩的历史,隐瞒设备故障、篡改安全检查记录,也说明今日无法收拾的局面存在着某种必然。  而现在,东电的核电机组正在不断地向土壤、海水排放辐射物,危机面前日本政府也对其束手无策,甚至核泄漏的信息政府还是从这家饱受质疑的企业获得。人们不禁产生这样的困惑:为什么东京电力公司没有在第一时间采取最有效的手段?这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企业?它和政府有着怎样的关系?  垄断的形成  东京电力于1951年创立,其前身是“东京电灯”。在二战前“东京电灯”就实现了对东京等地电力市场的控制,是日本关东地区实力雄厚的财阀。20世纪30年代,日本经济政策发生转变,“东京电灯”被迫成为了半官方半私有的电力企业。二战后,麦克阿瑟将军惩罚了一些参与侵略扩张的日本大企业,“东京电灯”作为“好”企业得以幸免。  1951年5月1日,在进行整编后,东京电力成立。而后,该公司形成了集发电、输配电为一体,电网覆盖东京都及周边8县的电力巨头。据该公司到2010年3月底为止的公司财务报表显示,包括下属企业在内的销售总额为5万亿日元(约4000亿元人民币),在《财富》500大公司中排名第128位,员工有5.2万人。  据《金融时报》报道,东电公司的供电量占到了日本总电力的29%,在东京都市圈拥有超过200万家企业与2600万户家庭的客户。  东京电力公司在核能领域的发展极为突出,在核能占全国电力供应份额接近1/3的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核电站供应了全国一半的核能发电量。也就是说,东京电力承担了全日本近1/6的核电供应份额。据统计,东京电力公司拥有3座核电站、17台核电机组,装机容量约1731万千瓦。除了在福岛的两座核电站外,还有柏崎刈羽核电站。  197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1号机运转,东电公司的核电历史由此开始。1979年第二次石油危机爆发,作为石油进口国的日本坚定了发展核电的战略。在此背景下,东电公司除了发展火电、水电、清洁能源发电外,将核电发展纳入公司重点发展战略。  发展至今,缺乏东电的日本似乎无法正常运转,至少在关东是如此。虽然用电高峰尚未到来,但东电发电量的损失也深深地影响了日本的工业发展。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日本,东电控制的关东电网和以大阪为中心的关西电网竟然使用不同的频率发电,两大电网割据一方。灾后,整个东日本电力缺口达1000万千瓦,为了避免大规模停电,要每三小时一区域地轮换停电,而关西却几乎不受影响,即使关西支援关东,也需要通过变电站进行。  公共事业的垄断弊端在灾后日益凸显。面对东电公司,日本政府也显得束手无策。  “暧昧”的政企关系  从灾难发生至今,核辐射的处理进展有点匪夷所思,东电在此次事件中的权力大的有点惊人。首相菅直人要向东电高管询问核泄漏的情况,自卫队等外部力量的进入需要得到东电公司的同意,而在此前具有和中国核安全局相同职能的日本原子能安全保安院监管不力,让人们不得不质疑日本政府与其“暧昧不明”的关系。  地震发生后,福岛第一核电站机组的电力中断,冷却功能丧失,东电公司将抢救核电站作为“最高利益”,没有及时引入海水冷却。此前,福岛核电站曾出现过四次事故,却屡次隐瞒;并且核电站堆芯备用冷却系统失灵也是早有的问题,东电公司却多次私自篡改安全检查报告,欺骗安全检查部门。  东京电力公司为何如此大胆?  政商界的亲密关系或许正是根源,《经济学人》杂志抨击日本政府与核能关联产业之间的关系是“私通”。在东电公司资本结构中,巨富阶层、前政府高官都是其股东。甚至在公司前十大股东中,“东京市政府”赫然在列。日本学者加藤嘉一指出,国会的政治家们需要政治捐款,经济产业省和它下属的原子能安全保安院的官僚们需要退休以后找个地方继续上班,都得依赖企业。前者是必须由东电这样的私企才能提供的,后者对东电也很有好处。  据日本媒体报道,今年1月,刚刚退休的资源能源厅前长官石田徹宣布出任东电顾问,东电公司成了官僚们的“养老院”;而东电副社长武藤荣则是资源能源厅下原子能安全保安部会的委员。  随着利益集团浮出水面,恐怕这次东电不会再像以前一样那么幸运地躲过制裁。  4月17日,东京电力公司会长胜俣恒久在记者招待会,就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的相关经营责任一事表示,“目前正就在合适的时间辞职一事进行研究”。东京电力公司社长清水正孝也透露有意辞职。  就在事故发生后,社长清水正孝鲜有露面,这个从1968年进入东电公司,从最底层“抄表工”一步步干起的社长,难逃其责。2008年,清水正孝上任后,为了使东电扭亏为盈,他极力缩减公司开支。清水正孝对成本的严格控制已经完全忽略对核电机组安全性的考虑。  安邦咨询公司研究员白鹤鸣发现,在日本的求职网站“J-sen”上,有一条为福岛两个核电站招聘作业员的“求人情报”。这条招聘启事的发布者不是拥有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而是福岛县一家名叫“高山总业”的株式会社。这条“求人情报”在年龄、学历、经验、资质四个栏目上注明的均是“不问”,月薪19万至23万日元。这在日本是相当低的工资水平,因而,后果只能是招聘到经验和资历的“四无”人员。  “截至目前,在22名受到严重辐射的‘福岛勇士’中,有3人来自‘高山总业’。”白鹤鸣告诉《能源》杂志记者。  核泄漏发生后,东京电力市值严重缩水,坊间传出东电将被国有化的消息。而这一传闻,在4月20日即被攻破。消息称,日本政府开始协调各方,准备由政府和各电力公司共同出资成立一个核电站赔偿机构,帮助东电平稳应对将来的资金难题。日本政府此举无疑是想避免东电因巨额赔偿陷入破产或被迫“国有化”。  如果说是天灾造成了核电站的危机,那么,人祸才是酿成如此后果的罪魁祸首。未来,东电公司不但面临着巨额的赔偿,更要面对日本民众难以修复的伤痛。(:HN028)

低价团并非难绝关键看地方政府监管决心

最强音罗大佑徒弟们全军覆没 郑钧给爱将满分

吉利首次对外发布企业社会责任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