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电信重组后时代隐性垄断的开始1

发布时间:2021-01-21 03:53:53 阅读: 来源: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电信重组的“新闻热浪”终于过去了。在消息宣布的当天,有编辑约我写点东西,我说,没有写的必要了,因为此前——当我还在老东家《计算机世界》工作的时候,就完整地写过相关的文章。

当时,由于“政治任务”的需要,要为TD-SCDMA摇旗呐喊,有关电信重组的猜想部分,必须为TD-SCDMA文章让路,后来有一部分放到了网站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参见《计算机世界》2007年第8期的封面报道《TD太累!》一文,以及围绕该文章组织的网络专题《TD-SCDMA:活得太累!》。

在网站上,我罗列了两个表格,对中国联通分拆前后、联通网通合并的情况,做了个简易的对比。需要说明的是,这两张表格,参照的数据,是2007年2月以前的相关数据。

这两天,一些电信重组“后时代”的消息逐渐浮出水面,但总体而言,消息无外乎以下三个方面:

1. 中国移动积极发展TD-SCDMA,友好测试规模再度扩大。

2. 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C网价格和价值上,存在分歧——毫无疑问,在政策部门直接干预下,计划经济时代的“政府定价”,扳倒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下的市场经济理论。

3. 人事问题。

考虑到这些热点话题有可能偏离了此次电信重组所带来的本质变化,有些话不说,似乎如鲠在喉,不言不快,是以在放弃博客评论近半年之后,再次更新。

为了比较清楚地阐述“隐性垄断的开始”这一观点,本文将从以下几个方面逐一分析:

1. 第三次电信重组,为何仍然是个大失败?

2. 全业务经营,和 3G牌照发放之间,还有多长的距离?

3. 下一阶段各个运营商的钱,会花在何处?

4. 假三足鼎立,打破垄断为何不成立?

在文章当中,有可能会引用一些专家、媒体的观点和相关数据。

(一)重组大失败效果将逐步显现

有关电信重组是个大失败的观点,在刚刚宣布重组结果时,诸多专家都大声疾呼了——如果说曾经阚凯力教授对多种电信格局的判断,不被其他“主流”专家所认同,那么此次电信重组消息一出,大部分专家还是意识到,如果再说假话,显然有点过于自欺欺人了。

如果说这两次(特别是第二次)电信重组带来了什么好处,那就是将电信运营商赤裸裸的业务垄断,转化为地域垄断——以至于因此发生的一些可笑甚至严重违反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等等一大堆法律)的事情,例如南北运营商的互不进入协议、月租费的定义、消费者服务质量和收费标准的不对称等等。

有一些优秀的律师告过,没用,还有一些勇敢的消费者声讨过,也没用。更有甚者,福建有个“优秀消费者权益代表”(相关部门给颁了奖的)提起诉讼,最后在咖啡厅里和运营商代表见了面、聊了天之后,竟然置“代表”该做的代表责任而不顾,被收买了。

除此之外,这两次电信重组带来的另一个有利结果,就是运营商资产大幅上升、盈利大幅上升、闲散人员大量上升,诸如此类。

竞争有吗?——有。

在县一级,出现了运营商工作人员之间,为了业务不惜血溅街头,上演内地版古惑仔,或者可以叫“猛龙过江”?

诸如此类的例子有很多。第一次、第二次电信重组的各种观点,以及这两次失败重组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不需要再多说了。

但是有个奇怪的现象是,现在继续在说第三次电信重组是个大失败的专家们,去哪儿了呢?出现这个局面,原因只可能有两种:

1. 专家们看到反对毫无意义,所以沉默——这其实也是一个惯例。2007年资费调整,还搞了个形式,走了个过场,开了听证会,资费标准不降反升,现在索性连听证会、咨询会等等一概取消了,专家们不被重视了,又何必再出声音?

2. 专家们回到了清醒状态,重新由理论践行者落回到行政体制的框框里,正为当时发出反对的声音而后悔呢——有可能肠子都悔清了,又怎么会再出声音?

不过话说回来,对于铁板钉钉的结果,说铁钉不应该或者铁板有问题,都毫无意义了。

接下来,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继续做一个看客——鲁迅说他讨厌看客,这一点包括我个人在内的大部分人都明白,但是没办法。

从人事的角度看,我以前写过一篇文章说,《中国联通名为分网实为分人》,其实运营商仍然是穿着市场的衣服、坐着行政的椅子——这一次重组之后,三大运营商高管层齐刷刷,各自11人,刚好一只足球队——至于是否能比中国国家足球队更好一些,就不得而知了。

从业务的角度看,全业务是有了,是否就会发3G牌照?是否会是按照现有网络构成去发?我看未必——我非常同意李进良教授的观点,先发展好TD-SCDMA(尽管我曾说过,TD-SCDMA的进展非常让人失望)比什么都重要。

但是发展TD-SCDMA以如此的电信重组为代价,那么得到的利益,甚至不足以填补因为这次重组而导致的隐性经济损失。中国铁通在开会的时候,限定的三个不能做,反过来解读,恰恰就是“搞位置、搞票子、搞关系”——铁通尚且有此担忧,大运营商之间的合并,这样的问题有多少,以后会慢慢付出水面的。

如果这些都不足以证明此次重组是“失败的典范”,那么接下来数年当中将要发生的全国范围“基础网络重复大建设、重复大投资”,才是在热闹的新闻当中,不断对此次重组效果的最佳注脚。

全球彩票下载安装

旺彩app双色球

拱猪游戏

疾风小侠无限钻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