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来往地府与地狱的鬼差-(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1:11 阅读: 来源: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我叫刘一涵,我是一个爱讲鬼故事的人,今天我要讲的鬼故事是关于一个鬼差的故事。

鬼差在民间有两种一种是牛头马面,就是长着牛头和马脸的人,还有一种是黑白无常,根据民间的说法黑白无常分别穿着一身黑和一身白,索取人的灵魂的时候他们会手拿铁链将灵魂和肉体分离开,然后带回到地府去。

而今天我要讲的也是一个鬼差,但是不是牛头马面,也不是黑白无常,而是一个身穿休闲服的小鲜肉,这个鬼差听说是突然间出现在阎王身边的,这个阎王也不是古典那样留着长胡子的大爷,这个阎王是前任阎王的女儿,长的水嫩水嫩的,似乎一捏都能捏出水来,但是谁敢去捏一下呢。

这一天阎王刚刚起来就发现那个鬼差在盯着他看,于是就吓了一跳,缓过劲之后立刻就大发雷霆对他吼道:“你这是干什么啊?偷偷的看着我,难道你?”说着阎王就看了看自己的被子里。

鬼差见到阎王的这一举动就立刻说到:“不是啊,阎王,我这次来是有点事要和你商量。”阎王在这个时候已经换好了衣服,转身就问到:“什么事情,速速到来。”鬼差听完就说到:“那个阎王,你也知道我家乡在外国地狱,我来地府是为了报答你当初的救命之恩。”阎王听完就问:“救命之恩,什么救命之恩?”鬼差听完就笑到:“阎王,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忘了啊,当初我还是一个孩子,有一次你去地狱和我父亲讨论事情,然后路途中看见我被一个地府的恶鬼所追赶于是您就出手救了我。”阎王经这个鬼差一点也明白了,阎王立刻说到:“你就是那个叫,叫,唉你叫什么来这?”鬼差说到:“阎王,小人叫波西亚。”说完阎王就好像知道了一样对我说:“对,对,就是叫波西亚的,怪不得看着面熟呢。对了你说你要回去,干什么去啊?”

波西亚说到:“是的,阎王我这次回去是为了我父王。”“你父王?”阎王追问到。波西亚说到:“是的,为了我父王,我父王是我们西方地狱的,怎么说呢,就是相当于我们地府的判官一样,是掌管人的生死的,只不过就是你们的判官管的是中国人,我们的管的是外国人而已。”阎王又问到:“那你这次回去是为了?”波西亚回答道:“报告,阎王,我这次回去是为了我父亲的职位,我父亲给我写信说他身体不太好,让我回去帮忙。”阎王听完就说:“那么你这次回去就不打算回来了吗?”波西亚说:“不会的,阎王,你放心,我就是回去办理一下然后帮父亲找一个新的接班人就会回来,不会耽搁太久的。”

阎王又问到:“你父王今年高龄啊?”“报告阎王,我父亲今年还小着呢,就是事务太多了,身体给累的垮了。”阎王听完就问到:“到底多少岁?”波西亚听出阎王的脾气上涨了就说到:“阎王,你让我算算,毕竟好久没回去了。”阎王点了点头,然后波西亚就陷入了思考,过了大约五分钟波西亚突然说了一句:“我想到了。阎王我想到了。”阎王被他这么一吓火就上来了对他说到:“你下次说话前先报告一下,吓死我了。”波西亚看见阎王生气了就说:“阎王,息怒息怒。”阎王不耐烦的说到:“想到了就快说,别磨磨蹭蹭的。”波西亚听完就说:“是,启禀阎王,关于我父亲的年龄,我刚才大致上算了一下,他老今年还年轻着呢。”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让阎王打断了,阎王说道:“还年轻,到底多少岁?”波西亚说道:“报告阎王,我父亲今年刚刚好一万七千八百岁。”听到这句话刚刚阎王还在喝地府特制的饮料,听见这句话一口就都喷了出来就问:“多少岁?”波西亚又重复的说了一句:“一万七千八百岁。”阎王就说:“马上两万岁了还年轻,你耍我呢啊,我今年才不过一千岁。”波西亚又解释到:“阎王,如果拿我父亲和你比肯定是很老了,但是跟地府和地狱创建比起来就是一个小小的点而已啊。”阎王有吓道:“大胆,还敢犟嘴,你还敢拿地狱和地府比,你怎么不拿天庭比啊。天庭比地狱要早个几亿年呢。”波西亚这才缓过劲来:“阎王,我这次来是向你请假的,这怎么说了这么多没有用的啊。”阎王经他这么一说了缓过劲来:“我哪里知道,是你先开的头。”波西亚说道:“阎王,先不管是谁先开的头,先把这个单子签了吧。”阎王问:“什么单子?”波西亚说:“阎王你这都不知道啊,从我们东方地府去西方地狱是要你签字的,要不地府与地狱交界处的人员不让过。”阎王说道:“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这时候阎王旁边的一个仆人说话了:“是的阎王,有这个规矩,不过你刚刚上任不久,不知道也是情有可原的。”阎王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过很快就收回了笑容对着仆人说:“行了,你下去吧,我还不知道是怎么滴。”那个仆人就一边笑一边走了。然后就让波西亚把单子拿上来签字,波西亚很快就走到阎王面前把单子递给了阎王,阎王拿起笔签字的时候一边签一边抱怨她老爹下去的时候没有告诉她这些事情,等她有空一定要去找他算账。很快就签好了字,然后波西亚拿着单子就走了,走出去之后还把头伸回来队阎王说:“放心,阎王我很快就回来。”阎王严肃的点了点头之后就进去睡觉去了,而波西亚那边则是拿着那个单子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望着那张单子露出了阴森的笑容,原来那个单子并不是他刚才说的那个所谓的“地府地狱通行证”,而是一个转让书一样的书,上面写着几个大字:“阎王之位从今日开始交由波西亚掌管。”然后下面是甲方和乙方的签字,甲方签字处写着:新任阎王 某某某,之后波西亚也拿起笔在乙方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可是当他写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那个单子突然被人抢走了,他抬头一看居然是阎王。

(未完待续)

---- 作者寄语:构思有点乱,不喜勿喷啊。

信阳CPVC电力管安装有哪些步骤

甲级钢质防火门你想要的都在这里

医用口罩招商出口口罩厂家医用面罩

汕头市潮阳区做货物类标书的公司代做标书收费标准

隧道湿喷台车湿喷车多少钱一台

广东华盾法院体温初筛门厂商出售

漳州无尘棚供应

疫苗运输车价格供应报价

多次性注浆管批发天津天津预埋注浆管生产厂

无尘室上海无尘无菌车间施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