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日军侵占淮南铁路线的据点肇庆资讯在线

发布时间:2020-02-03 06:22:51 阅读: 来源:硅酸铝针刺毯厂家

在老淮南铁路线客运停运之前,从朱巷火车站进出站的旅客,都会对朱巷日军炮楼记忆深刻。这个“盘踞”在火车站旁的炮楼,是日军侵华罪证,历经风雨70余年,炮楼主体依然保存完好。虽经沧海桑田,时代变迁,但这座炮楼不会被遗忘,那段历史也会被永远铭记。

火车站旁的日军炮楼

近日,记者随同长丰县委党史研究室的专家,来到朱巷镇老火车站,实地探访朱巷炮楼。在当地工作人员指引下,记者在一户居民家后院内,看到了这座炮楼。

随行工作人员介绍,以前,这个炮楼就在火车站候车室旁边,旅客进出站,一眼就能看到。因此,人们对其记忆深刻。

记者发现,由于年代久远,加之火车站停运,朱巷炮楼的主体虽然保存完好,但炮楼上的门窗和顶棚已经破烂不堪,亟待修缮。

“朱巷炮楼和下塘炮楼的功能基本相似,都是为了方便日军守护淮南铁路线。”长丰县委党史研究室刘宏江介绍,淮南铁路线,南至巢湖裕溪口,北至淮南田家庵,其中北段(合肥至田家庵)贯穿长丰县境73.4公里,是日军抢夺淮南煤炭的主要运输通道。

通过淮南铁路线,日军将淮南煤炭运到巢湖,经水路通江达海,将煤炭运回日本,发展军工业,从事侵略活动。为了保护淮南铁路线,日军每隔几里路就设置一个碉堡或炮楼,全线戒备森严,朱巷炮楼是其中之一。

日军在朱巷无恶不作

今年88岁的耿保华老人,是朱巷集镇上的居民,祖居于此,对这座炮楼历史十分熟悉。他告诉记者,这座炮楼大约是1940年前后修建的。

“我当时十来岁,要不是因为身体瘦弱,我也被日本鬼子拉去修炮楼了。”耿保华告诉记者,在炮楼的旁边,还修建了五六间营房,里面住着二十来个日本兵。

然而,就是这二十来个日本兵,在朱巷无恶不作,当地老百姓备受欺凌。“他们经常三五成群,荷枪实弹下乡扫荡。出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回来的时候,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时常还赶猪牵羊回来,这些都是从老百姓家中抢来的。”耿保华说,最令人痛恨的是,日军到处糟蹋妇女,只要拼命抵抗,当场就被杀死,还有一些妇女被糟蹋后,羞于见人,被迫自尽。

日伪军屠杀仇集百姓

几十人日本兵为何能在朱巷镇如此猖獗?耿保华告诉记者,日军所有炮楼之间保持通信,一有情况,周边炮楼的日军就会前来支援。此外,长丰地区的伪军大头目杜学玉就是朱巷人,他和驻扎朱巷的日本兵有着密切联系,为其充当打手和护卫。

杜学玉带领的伪军与朱巷炮楼内日军(共同组成的日伪军)还疯狂屠杀仇集百姓,制造了骇人听闻的“仇集惨案”。

“仇集离朱巷不远,一开始是杜学玉带人去攻打仇集,吃了大亏。后来,他就到朱巷炮楼向日本兵求救,日本兵带着大炮去,才攻破圩子,扫荡了整个村庄,连妇女和吃奶的孩子都不放过。”耿保华称。

耿保华所言的“仇集惨案”,在长丰县委党史研究室新编的《中国共产党长丰地方史(第一卷,1919-1949)》中有记载。据该书记载:1944年农历三月的一天清晨,杜学玉带着日伪军100余人包围仇集乡公所驻地塘北头圩子,此处离仇集仅半里路,村里的50名民兵听到枪声后,在中队长仇庆尧带领下立即投入战斗。不久,附近的花塘中队民兵也赶来支援,四面夹击敌人。战斗持续到早晨8点左右,新四军淮西独立团政委杨效椿带领一个连队赶来参战,毙敌两名,伤敌多人,杜学玉被击落下马,日伪军见势不妙,仓皇逃窜。

吃了败仗的日伪军便蓄谋报复。1945年3月18日,杜学玉带领400多名日伪军,趁新四军和民兵外出,内部空虚,攻破塘北头圩子,对民兵和百姓狠下毒手,33人死于日伪军刀下,30多人被抓去打得死去活来。·本报记者柳书节·

什么是海外就医

医院挂号服务平台

专家网上预约挂号